寒假见闻及所感

作者:瑶宝宝 时间:2016-01-29 分类:滴答随笔 标签: 浏览:3,647

今天是我的大三寒假的第七天。这七天我一直在长沙,常德,澧县三地切换。用一句话说,我不是在医院,就是在去医院的路上。

(一)鼻血就诊记

不停换医院检查的原因是我比较脆弱的鼻子。流鼻血的症状起于11月11号凌晨2点,并没有过多的在意,内心以为是双十一疯狂购物的后果。在12月初时,流鼻血的症状仍然存在,且流血时间和频率都加强。但面临六级,教师资格证面试以及期末考试,也一直没有去就诊。一直拖到了放假,此时我的流鼻血的情况十分严重,吃饭、睡觉的过程中会突然涌出大量的鼻血,这段时间晚上即使已经睡着,鼻子一旦有任何的动静,头脑便会异常清醒,静静等待数分钟,没有鼻血就继续睡觉。

长期的“血液释放”让我整个人特别虚弱,回到常德后,去了某医院就诊,做ct扫描后,医生建议住院,做活检,看一看是不是鼻咽部长了肿瘤。当天下午立即回家准备办理入院手续,晚上咨询了一名医生,医生建议还是去常德第一人民医院做手术。第二天一大早又赶到地区医院,医生认为没有住院必要,没有办理入院,开了点药就打发我们回来了。用药两天后病情加重,鼻血如开闸的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完全没有办法止住,直到急诊止血。经历这次,我决定去湘雅就诊。

首先是一句题外话,在十分满分的前提下,我觉得至少得给湘雅九分。扣一分的原因是在我不停提醒的情况下,暴力的护士姐姐仍然把我硬生生戳出了鼻血。

从挂号、取号、就诊、缴费等等环节,湘雅都做的很好。尤其是医生,这是唯一一个详细询问我的病情的医生!听完我的回答直接排除了肿瘤的可能,然后排除了地区医院的诊断,做完检查后,医生详细给我解释了我的病情,给我指出了我的出血点。在解释的过程中,开始用医学术语说了下,又用通俗的语言解释了一下。开药的时候也不是“大手笔”的选择,而是询问,消炎药有没有,有就不用开了,滴鼻液有没有,有就不用开了。最终缴费的时候才几十块钱。在我心里,这位医生是能够配得上“医者仁心”的。
另外,湘雅的一病一诊室让人安心。即使流鼻血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每去一次医院,见一次人间冷暖。

(二)火车站见闻
过年,对国人意味着什么?每个人都在说现在的年味越来越淡,饮食也没有多新奇,春晚越来越难看,今年还不顺从民意邀请美猴王。
以前我也这么想,新衣服一年四季都可以买,大鱼大肉每天都可以吃,年龄越来越大,压岁钱也越来越少。更有甚者,还要被七大姑八大姨各种逼问。以往的春运我已经在家烤火了,今年我却是春运的一员。真真切切,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游子归家。他们有的给年迈的父母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他们有的给自己留守在家的孩子带着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他们有的换上了自己最好最干净的衣服,他们有的站一个昼夜只为了回家。

有一位个头不高的男人,分不清他头上的少许白是白发还是灰尘,他皮肤黝黑,皱纹布满额头,让人看不出他的年龄,身背一个有他半个身高的牛仔包,两手还分别提着一个红蓝两色交错的编织袋,操着一口不知是哪儿口音的普通话,手拿火车票询问我他该去哪个候车室。
急着赶车,我指给他候车室后马上离开了,到现在我一直在想他硕大的袋子里究竟放了些什么?看起来不怎么强壮的他怎么能肩背手提这么多东西呢?或许他的孩子跟我年纪相仿?
坐在我对面的是一对年轻夫妇,带着他们年幼的孩子,他们在桌上放了一个正在播放视频的手机,从声音判断,应该是《动物世界》之类的科教节目。他们在过益阳车站时接了个电话,小女孩坐在爸爸妈妈中间不停得扭动身体对着电话说:“奶奶,爸爸说我们还要一个多小时才到。”
春运,运的是游子的思乡思家情。过年的趣味就是合家团圆。不论远近,不论钱财,回家过年。

(三)同学聚会情
从一中离开已经是四年前的事情了,这个寒假高三的同学大多都已经有了自己的事,有的半个身子已经踏入了职场,有的俨然已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老板,有的也抓紧自己学生生涯的最后一个假期,来了一场看世界的旅行。凑齐同学来次聚会仿佛是越来越难了。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可是散的过头了,一颗星星是不能照亮一片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