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滴答随笔

仙女的魔法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仙女在森林里迷路了,她的王子进了幽暗的森林去救她,但是森林被施了魔法,王子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打败恶毒的巫婆。所以这是他们一直没有更新博客的原因。 好久没来,因为这半年自己连自己的生活都没能过得清楚明白。毕业的压力一直在,生怕自己找不到满意的工作,怕读了这么多年,结果还不如在初中辍学生个孩子的日子过的安逸自在。现在有了些许的轻松,毕业之后的去向大方向已定给了我短暂的喘息之机。 还是寒假写的博客了,那时候流鼻血的问题在这个半年已经解决了,做了一个小小的手术,简单粗暴的把鼻子里的血...

寒假见闻及所感

今天是我的大三寒假的第七天。这七天我一直在长沙,常德,澧县三地切换。用一句话说,我不是在医院,就是在去医院的路上。 (一)鼻血就诊记 不停换医院检查的原因是我比较脆弱的鼻子。流鼻血的症状起于11月11号凌晨2点,并没有过多的在意,内心以为是双十一疯狂购物的后果。在12月初时,流鼻血的症状仍然存在,且流血时间和频率都加强。但面临六级,教师资格证面试以及期末考试,也一直没有去就诊。一直拖到了放假,此时我的流鼻血的情况十分严重,吃饭、睡觉的过程中会突然涌出大量的鼻血,这段时间晚上即使已经睡着,鼻子一旦有任何...

失眠人与失眠夜

在夜深的时候,头脑中总会涌动出各种想法,就像是春天空气中到处漂浮的柳絮,怎么挥手怎么吹拂都赶不走一样。遇到好的幻想,便一直沉迷其中,不愿意结束这样的想象。遇到不好的幻想,便害怕他的实现,如同借酒消愁愁更愁一般,越不去想它却越发盘踞在你的脑海中。 前面的一段话就是最近一段时间的切身体会,失眠简直是最可怕的事情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室友轻微的呼吸声都似乎紧贴自己的双耳,黑暗中睁眼也似乎能看到寝室的物件摆设,最令人欣喜的事情莫过于你翻身发出的声响为你找到了一同失眠的同伴,让你知道,还好,至少还有一个人...

迟来的三周年纪念

《南山南》毫无征兆的火了。这年头很多事情发生的就是这样的没理由。就好像,在微博上给刘亦菲讲了两年笑话的小伙突然停止了。就好像,湖北荆州电梯事件的小孩在一瞬间就失去了妈妈。就好像,讲了一句“我靠”的警察叔叔被拘留了20小时。 这是7点20分的长沙火车站,呼吸的是弥漫着的来来往往汽车的尾气,感受到的是柏油路面腾腾上升的热气,耳边穿梭的是此起彼伏的街旁店铺的高音喇叭。眼神四处探寻,踱步在方圆一米的距离中,不停抬手擦汗的扎马尾的女生是我,我在等自六月一号见面后再没见过的男朋友,今天是我们在一起的三周年。 3年...

时光匆匆 不悔陪伴

好久没写过博客了,在带一个小班的高三艺术生,还有十多天他们就要高考了,今天他们晚上考试,所以不用去上班。拥抱久违的晚上八点的寝室生活。 昨晚去看了学院一个戏剧社的话剧,曹禺的《原野》。不是很懂话剧,但是感觉挺好的,老是靠着记者混第一排座位,隔得很近,所以能看到表演时每个人的表情,也能看到最后大家是真诚的留下了泪水。 有一个女生第一次登上舞台,得到了老师和观众的肯定后当场泣不成声,旁边的男演员一直安慰她。很多人都在哭,指导老师、场记、导演、演员。现场也一直疯狂的喊着谁谁谁我们爱你。 身处那种环境下...

《狼图腾》

眼前是一大片人迹未至、方圆几十里的碧绿大盆地。盆地的东方是重重叠叠、一层一波的山浪,一直向大兴安岭的余脉涌去。绿山青山、褐山赭山、蓝山紫山,推着青绿褐赭蓝紫色的彩波向茫茫的远山泛去,与粉红色的山际云海相汇。盆地的北西南三面,是浅蝶状的宽广大缓坡,从三面的山梁缓缓而下。草坡像是被腾格里修剪过的草毯,整齐的草毯上还有一条条一片片蓝色、白色、黄色、粉色的山花图案,色条之间散点着其他各色野花,将大片色块色条,衔接过渡得浑然天成。 一条标准的蒙古草原小河,从盆地东南山谷里流出。小河一流到盆地底部的平地上...